当前位置 > 首页 > 经验交流 > 认证认可业务

浅谈强制性认证监管的现状与发展方向

时间:2012-05-09 16:33:00    作者:    来源:

滨海新区质量技术监督局 赵清 

  摘要:文章讨论了强制性产品认证监管的现状中有关职能划分、监管体制及后续管理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与解决问题的思路。 

  关键词:强制性认证 监管 发展方向 

  强制性认证产品及其生产企业的监管是质量技术监督部门工作职能的重要组成部分,法律渊源是国家质检总局颁布的第117号令《强制性产品认证管理规定》(以下简称管理规定)第二条,“为保护国家安全、防止欺诈行为、保护人体健康或者安全、保护动植物生命或者健康、保护环境,国家规定的相关产品必须经过认证(以下简称强制性产品认证),并标注认证标志后,方可出厂、销售、进口或者在其他经营活动中使用。”与第三条第一款“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主管全国强制性产品认证工作。”由于这一法规使得相关认证活动与自愿性认证相比较具有强制性,称其为强制性认证。 

  强制性认证产品目录涉及含玩具、家用电器、信息技术设备、信息安全产品和机动车辆及安全附件等23大类273小类的产品。产品目录涵盖了广大人民群众生活的方方面面,涉及国家安全,人身健康和安全等重大事项。如何加强辖区强制性产品认证监管,提高强制性认证产品质量,就成为了质量技术监督部门在地区跨越式的发展中履行质量监管、保驾护航的政府职能的一项重要课题。 

  下面就强制性认证工作的监管体制及相关法律法规,结合我本人的实际工作情况,谈几点看法,和广大领导同事进行交流探讨。 

  一、强制性认证监管现状。 

  1、职能划分。依照《管理规定》第三条第二款与第三款“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家认监委)负责全国强制性产品认证工作的组织实施、监督管理和综合协调。”,“地方各级质量技术监督部门和各地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以下简称地方质检两局)按照各自职责,依法负责所辖区域内强制性产品认证活动的监督管理和执法查处工作。”天津市质量技术监督局负责生产、销售及在其他经营活动中使用强制性认证产品的各类组织依法生产、销售、使用相关产品的监管。 

  2、监管体制。天津市质量技术监督局认证认可监管部门统一安排全市认证监管工作。市局认证监管人员通过强制性认证监管系统平台(TCS系统)向各区县、功能区认证监管人员布置、汇总工作情况,发布相关文件,发布强制性产品生产企业信息。基层认证监管人员通过TCS系统录入其对强制性认证产品生产企业的巡查记录、对销售企业的监督检查记录,更新获证企业信息,上报工作请示及总结等各类文件。各区县、功能区认证监管人员依据职权对辖区内生产、销售及在经营活动中使用强制性认证产品的各类组织进行监管,对违法行为予以纠正。 

  3、认证及后续流程。首先由认证委托人委托经国家指定的认证机构进行认证审查。认证机构依照强制性产品认证基本规范和认证规则经产品型式试验和工厂检查合格后,向认证委托人颁发认证合格证书并依照《管理规定》的第三十五条向国家认监委和省级地方质检两局通报相关情况。为保证认证的有效性,就认证机构而言,还应当按照《管理规定》的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对获证组织进行跟踪检查并依据相应情形作出相应处理。 

  二、现行强制性认证体制中待改善的问题。 

  1、质量技术监督部门对于生产、销售及在其他经营活动中使用强制性认证产品的活动的监督管理的权力有待进一步明确。 

  地方质量技术监督部门在行政执法中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2006年8月,成都市质监局青白江分局在辖区内开展“3C”认证执法检查中,对某公司擅自销售未经“3C”认证家用插座产品的行为依法实施了行政处罚。该公司不服行政处罚决定,认为质监部门不具备在流通领域开展“3C”执法的主体资格,遂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青白江区法院经过审理后认定青白江分局实施行政处罚属于越权执法,作出了撤销青白江分局行政处罚决定的一审判决。 

  青白江分局不服一审法院判决,遂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最终,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认监委的“三定”方案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认证认可条例》相关规定,省、市(地)、县级质量技监督部门均具有认证监管职能,具备强制性产品认证行政执法主体资格,有权在流通领域开展强制性产品认证行政执法,撤销青白江区法院的一审判决,维持青白江分局对该公司的行政处罚决定。 

  就国务院所赋予的行政职能而言,地方各级质量技术监督部门有权力在流通领域开展强制性产品认证行政执法。但就这一行政执法权力的公知程度而言,作为国家机构的基层人民法院尚且不能完全掌握质量技术监督部门的行政职能,更不要谈法律知识与意识较之淡薄的生产、销售企业与普通市民了。这一部分的行政职能的不明晰,必然会增加质量技术监督部门与司法部门的运行成本,带来国家行政、司法资源的浪费,降低两个部门的行政效率。 

  2、强制性认证监管体制有待加强。 

  在使用的监管软件方面,天津市TCS系统历经多年的使用已被广大工作人员熟悉,也发挥了其巨大的作用。但其自身设计还存在一些缺陷,不能完全满足两级认证监管机构的实际工作的需要,亟待按照强制性认证监管工作的新特点与新要求进行重新设计、编排。 

  在监管信息的报送方面,基层认证监管部门的信息来源主要有二:一是通过TCS系统得到由认证机构报送天津市质监局的获证企业信息。这样的信息往往不完整,并且因为认证机构报送的不及时信息具有一定的滞后性,有的企业的信息甚至在获证半年后才被认证监管人员所掌握;二是通过日常巡查、检查发现强制性认证产品的生产企业,而往往由于各个区县局、功能区局人员、车辆的条件限制并不能及时、全面的掌握辖区新增获证企业的情况。信息传递的不及时导致认证活动与行政监管不能无缝对接, 形成了强制性认证产品的行政监管的空白期,获证产品的有效性在这个阶段只能凭借企业的自我监管。 

  在监管范围方面,对强制性认证产品获证企业巡查、监督检查数量多、频次高,对销售和在经营活动中使用的单位监督检查相对少。 

  3、认证及后续流程有待加强监督。 

  依照国家质检总局令第65号《强制性产品认证机构、检查机构和实验室管理办法》中,第四条和第八条,规定了国家对强制性产品认证机构、检查机构和实验室实行指定制度,从事强制性产品认证以及与认证有关的检查、检测活动的资格应当分别指定。并没有对三者的身份的竞合进行禁止性规定。即没有规定认证机构、检查机构和实验室不得为同一法人,不得有利益关系。在实际工作中,认证机构和认证咨询机构又往往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样的体制设计给认证机构“寻租”留下了制度上的漏洞,让认证机构唯利是图成为了一种制度上的可能,而地方各级质量技术监督部门对于获证企业的监管往往是从企业获证后开始的,对于企业获证前的咨询服务,认证活动无法进行了解,更无法借此对认证咨询机构、认证机构的活动的合法性进行监管。 

  三、解决问题的思路 

  1、调整重点,加强宣传。以往我们宣传的重点主要在强制性认证、认证产品,没有把国家质检总局在强制性认证中的行政职能与执法范围作为主要宣传点。成都市质监局青白江分局的案例说明,我们有必要向包括其他国家机构在内的全社会进一步明确我系统在流通领域行政执法权力的范围,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提高工作效率,充分发挥行政职能。 

  2、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努力建设开放式的软件监管平台。 

  国家总局、地方各级质量技术监督局进行强制性认证监管的根本目的是保证强制性认证产品持续、稳定的满足认证规则、产品标准的规定,进而达到保护国家安全、防止欺诈行为、保护人体健康与安全、保护动植物生命与健康、保护环境的立法目的,实现政府部门维护国家、社会和公共利益的政治追求。我们做的每项具体工作应多从这个根本目的出发,在软件监管平台的设计思路中是不是可以少一点由电脑事先设计好的选项,多一点基层执法人员录入的选项,给执法人员以一定的项目具体描述认证监管的实际情况,而非仅仅简单的按照表格里的“是”与“否”录入检查情况。 

  建立高水平的功能模块式的监管平台。国家总局、认监委提出对于强制性认证工作的新的要求后,可以不用重新设计监管平台,而只是增加新的功能模块以满足新的工作要求,节省后续的可能发生的行政支出。 

  3、加快强制性产品认证全过程监管工作。国家直接总局针对认证流程已经开始了强制性产品认证全过程监管的调研、讨论、试点工作。提出了“普查建档、分类管理、信息共享、加强培训”的工作指导要求。并提出继续深入开展“CCC认证分类监管制度”, 继续建立完善“CCC认证质量追溯制度”, 建立有效的“CCC认证不合格后处理制度”的长效机制的工作要求。我们应在加快落实此项工作的同时,结合天津强制性监管工作的特点,有针对性的进行改革与试点,探索更好的保证认证有效性的工作方法。